日期:[2019年10月29日] -- 南充日报 -- 版次:[A8]

风吹过西山西河

◎蒲灵娟
  许多年前,在西山下西河畔,那个青瓦茅草房里传出一个女婴响亮的啼哭,接着,鸡叫了,天亮了。清晨的风透过篱笆墙,亲吻女婴粉红的小脸,她笑了。呵呵,当嫩绿的风把种子撒落在泥土,生命也就开始枝呀叶呀地发芽、生长。很快,女婴长成了女孩。
  光着脚丫的女孩,追着绿色的风,跑过西山和西河, 她的发丝像柳枝一样摇曳在风中,她的双眼噙满泪水,家里已经几个月没吃上猪油了, 每天都是牛皮菜稀饭, 女孩的肚子咕咕提抗议。她爬上家门口那棵桉树,眼巴巴瞅着弯弯的田路, 她希望田路上走来挎着篮子的外婆,然后,她会滑下树,小鹿一样欢快地跑向外婆。
  嗯,外婆的篮子里一定装了荷叶包的泡椒鲫鱼、桐叶包的包谷馍馍、红苕粉蒸肉等美味。是的,每次外婆来,都会给女孩带好吃的,极大地满足女孩的味蕾。可是,女孩坐在树上,坐到天黑,都没等到外婆。 外婆已经很久没来这里了,外婆怎么了?忘了她心爱的外孙女了吗?小女孩哪知道:外婆生病了,不能去池塘捕鱼了, 外婆的生活也很拮据啊!
  天亮了, 炊烟像根根青色的绸带飘摇在村庄,小雨忧愁地下啊下,淋湿了茅草青瓦房,淋湿了乡村孩子的心。雨点飘进屋,屋里长出了青苔,爷爷去地里忙活, 奶奶坐在屋檐下缝补旧衣服。女孩背起背篼,去田边割草,镰刀闪着光亮, 女孩温润的鲜红的清纯的笑靥像朵野花,开在风中。西山下、西河两岸散落着一些青瓦房, 像只只飞不动的黑鸦,疲惫地停留在故乡,头戴斗笠、 衣着补丁的农人在田间地头也忘了时间,一直忙到天黑才回家。
  风吹拂着西河, 村里的狗蛋叔摇着小船,捞起一只病死的小猪。阳光照在他苍白的脸上, 他把这只小猪剥皮炖了,猪肉的香味儿满村子飘。女孩拿着碗,去狗蛋叔家,不客气地挑了几筷子猪肉, 端回家给弟弟和妈妈吃。那时,女孩想:等她长大了,有钱了,一定要买几斤猪肉回报好心的狗蛋叔。
  风吹拂着西山和西河, 吹过清贫的时光,西山的桔子红了,女孩的幺爸承包了这片山,女孩也长大了。当她从远方回到故乡,惊讶地发现,曾经的茅草青瓦房不见了,替代的是两层楼的砖混楼房。爷爷坐在开满桃花和李花的大院里抽叶纸烟, 奶奶张罗一桌美味佳肴,竹荪炖土鸡、魔芋烧鸭子、水煮鱼和回锅肉等奶奶的私房菜摆满了木桌。
  吃过午饭,女孩跟着幺妈去西山采摘桔子。她爬上树,吃了好几个桔子,那股子甜蜜真的无法用语言描述。 哦哦,留在女孩日后记忆里的是藤蔓上开出的花朵,清芬了她整个生命和心田。
  改革的春风吹啊吹,吹过西山和西河,吹过透明的时光,如今,西山下的乡村小楼房也不见了,取代的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 曾经的村民变成了居民,有了固定收入,住进了钢筋混领土的楼房。西河两岸,绿树、草地、花朵像画卷铺展着, 人们脸上写满幸福与满足,庆幸生在这伟大的时代。是哦,以前的苦日子一去不返了, 女孩也早已不是女孩,她正在变老,可她多想时光慢一点,再慢一点, 她要用心去感悟美妙的人生, 让诗歌和文字在这片土地向上生长。啊,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就像风吹过满树繁花;就像草的种子在呢喃;就像燕雀在春天歌唱……
  已经是深秋了,漫步西河,灯光、星光、月光映亮前行的脚步。淡淡的桂花香扑鼻而来, 小虫子躲在草丛梦呓,或是躲在花间感恩。风轻轻地吹,吹过梦的小径,吹过亲亲的山河!

 
评论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