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9年11月08日] -- 南充日报 -- 版次:[A8]

老屋

◎魏兴良
  在远行的许多年后,我又回到了故乡的那座老屋前。老屋已不曾有往日的辉煌,孤零零地站在那里,任时光和风雨的雕刻。
  我伫立在老屋前,回忆的胶片回放经年的往事。 那时的老屋, 虽简陋、古朴,却有着许多梦想在那里生长。摇一摇屋前那棵李树的银朵,就摇出来果实的醇甜;房前那棵高高的核桃树,是我亲手所载, 也是我曾经向往的高度。谷子(即水稻)黄了,核桃就开始成熟。用早已准备好的竹竿,举起、落下,就敲打出累累坚实的企盼。还有那屋后的两棵老槐树, 在春风中孵化出白色的羽翼,纷扬四月的畅想。 站在四月的槐树下,就是一种享受:槐花飘飘,弥漫整个村庄,把成群的蜜蜂逗得四处乱窜!偶尔有青鸟落在槐树上, 鸟儿用尖尖的小嘴,如针刺插入花蕊深处,吮吸那甜甜的汁液。那自在、悠闲的生活,让小孩子们很是羡慕;槐树前有条小河,站在河边,静静地伫立着,看槐花飞逝,随河水流向远方,很是惬意……
  老屋前竹树成荫,密匝匝的各类青竹,如剑刺向蓝天,虽很拔尖,却也“及凌云处尚虚心。”那片竹树林,虽然属于我家的并不多,也就三十来株,但在林中寻找乐趣,是不分疆界的。因那片竹林,茂盛,葱郁,生态环境良好,竹林里各种鸟类纷纷云集。斑鸠、画鹛、麻雀……随处可见,尤其是白鹭,尤为注目。每到黄昏,一群群白色的精灵,从远处飞来这里,带着一天觅食的满足和喜悦, 栖息在高高的竹树上,白花花一大片,好像四月梨花在万绿丛中的开放,很是壮观美丽!白鹭撒落在地面的粪便,白色一地,不仅肥沃着竹子的生长,也是一道不错的风景,更是我们的希望所在。因为鸟粪多,说明鸟儿多,鸟蛋也自然多。我们常常在鸟儿离开鸟巢时, 悄悄爬上竹树, 放肆地掏鸟蛋,捅鸟窝,以满足自己的快乐和餐桌上的美食之需, 却完全不顾及鸟儿们的感受。现在想来,还真有些后悔呢。掏鸟蛋也是有风险的。记得有一次,同姓一个叫生平的兄长,爬上竹树掏鸟蛋时,不幸从高高的竹树上摔了下来,摔得真不轻,满脸是血,右手一根指头骨折。因那时缺医少药,没有及时医治,至今留下残疾。那次出事后,给我们也是一个警示,从此,我们就很少去掏鸟蛋, 也就因此使鸟类得到了更好的繁殖,鸟越来越多,这片竹林,成为了当时乡村的一道靓丽风景!
  邻居郭家的斑竹很多,茫茫一片,我们常在斑竹林中寻那 “一枝千滴泪”! 往往在早晨的阳光还未完全照射时, 竹叶上的点点露珠儿, 仿佛就是昨夜二妃子英娥的泪滴, 很是让人动容! 那时我虽年少, 却也略知泪是怎么回事……
  站在故乡的老屋前,许多的旧事已成烟云:李树和槐树不知什么时候已成干薪,为炊烟献身于天宇;兹竹、斑竹,孤零地、寂寂地站在那里,等待主人的派遣,而这时的主人,早已不记得他们曾经的风采,曾经的价值———乡村已没有多少人会做篾匠活了!
  再看老屋,已日渐苍老。屋顶上的青瓦片,早已长出绿茸茸的青苔;墙壁已咧成宽宽的缝隙, 百驹均可穿过,那可是时光的见证?
  院坝原来平整、光洁,是晾晒粮食和休闲的好地方。 可而今已破败不堪,几块青石板已如同掉牙的老人,默默地守望着。一把锈蚀的铁锁,在老屋前站岗,把老屋站成一道乡村苍凉的风景!
  站在老屋前,我默然!
  此时,在老屋的不远处,一栋栋新楼房在朝晖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明亮!

 
评论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