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20年01月14日] -- 南充日报 -- 版次:[A8]
“嘉陵江文存第四辑”首发式昨日举行

披沙拣金 展现南充文学创作成就

●本报记者 杨晓江
  腊月年光如激浪,风吹寒雾翰墨香。1月13日下午,《文学南充40年》暨“嘉陵江文存第四辑”首发式举行。嘉陵江文存第四辑分为散文卷、小说卷、诗歌卷,收录了1978年至2018年40年间,南充籍或在南充生活、工作的人,在省级以上(含省级)文学刊物公开发表的文学作品,集中展示了南充文学创作的精华。

860余件稿子优中选优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艺,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精神。
  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在这40年里,南充文学事业经历了一个由弱到强、由默默无闻到问鼎辉煌的过程。40年来,南充作家在“嘉陵江作家群”中脱颖而出,他们坚持“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用博大的胸怀拥抱时代,用深邃的目光观照现实,用真诚的情感体验生活,用饱满的激情书写人间大爱。
  市文联副主席杨林介绍,2017年底,市文联经过认真谋划与研究,决定编辑出版一套反映南充改革开放40年文学精品的合集,并以我市文学品牌“嘉陵江文存”第四辑名义隆重推出。
  杨林告诉记者,嘉陵江文存第四辑在作品选择上要求十分严格。关于作者,每一件入选作品的作者,一律为南充籍或至少有南充生活和工作经历的人,也是一个“硬杠子”。关于时间,仅限于1978年至2018年这40年。关于作品,所有入选作品原则上要在省级以上(含省级)文学刊物公开发表过,并优先考虑具有南充元素的作品,对于极少数不属于省级文学刊物发表,但在业界影响较大的报刊发表过的作品,经编委会研究并一致确认以后,也进行了适当收录。
  记者了解到,编委会各小组通过QQ、微信、朋友圈等现代化通讯工具和有关载体发布征稿启事,共收到稿件860余件,本着公开公平公正原则,以谨慎负责的态度,对海量稿件的质量及其发表出处进行逐一审验,基本实现了披沙拣金、优中选优的初衷,最终集结成了嘉陵江文存第四辑。

南充文学成绩斐然
  40年来,南充文学事业空前发展,南充文学成绩斐然,“嘉陵江文存”成功编辑出版四辑(分别是文学十卷本、女作家作品十卷本、戏剧作品十卷本、纪念改革开放40年《文学南充》三卷本);由市文联主导,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参与的课题组历时四年完成了《百年南充人文学术名人文选》(上下卷,130万字),填补了近现代南充学术名人文化研究的空白;相继开展了抗震救灾、脱贫攻坚、新农村建设、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等主题文艺创作,如张正剑、李奉智、柳恋春反映省军区民兵抗震救灾的长篇报告文学《民兵出击》、罗宗福长篇小说《生死不离》、杨胜应扶贫攻坚长篇小说《川北风》等。
  改革开放40年间,李一清、曹雷、瘦西鸿、邓太忠、何永康、郭金梅等人的小说、诗歌、散文刊发于《人民日报》《十月》《当代》《诗刊》《中国作家》等大刊大报。全市文艺家公开发表文艺作品及理论文章共计上万件,公开出版文艺专著上百部,荣获全省性、全国性奖项620项(次)。如李一清创作的反映湖广填四川的长篇小说《木铎》被改编成川剧《铎声阵阵》,并获中国戏剧节优秀剧目奖,魏继新创作的反映辛亥革命的长篇小说《辛亥风云路》,获四川文学奖和省“五个一”工程奖。
  优秀的文学作品,背后是一大批笔耕不辍、辛勤耕耘的南充作家。市文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李永平说,南充先后涌现出了众多在全省乃至全国文学界举足轻重的老中青作家,他们创作了一大批具有视野广度、精神力度和思想深度的优秀作品,为南充建设成渝第二城、争创全省经济副中心注入了强大活力。

■专家访谈
胸中有锦绣 笔底灿烟霞
  ———本报记者专访西华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四川省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四川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何希凡
  1月13日下午,就嘉陵江文存第四辑,本报记者对西华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四川省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四川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何希凡进行了专访,他以改革开放40年南充文学的整体实绩为观照重心,并按照小说、诗歌、散文的文体分类分别谈谈了自己的阅读感受。
  记者:嘉陵江文存第四辑“小说卷”哪些作品勾起了您的记忆?
  何希凡: 打开小说卷的目录,可以看到魏继新、李一清的小说分别作为卷首和压卷,这样的设计是非常高明的,因为它让阅读者在匆忙之中会有自己的重点关注。卷首是魏继新的《燕儿窝之夜》,魏继新先生虽然已经离开了我们,但我们会永远记得他的小说名篇《燕儿窝之夜》。《燕儿窝之夜》问世已经38年之久,我们即使忘记了1981年发生在南充那场特大的洪水,也忘不了这部优秀的中篇小说。
  如果说《燕儿窝之夜》通过在改革开放初期的特大现实灾难中的生命搏斗而照亮了一群难免平庸的生命所蕴含的精神人性的伟大,而压卷的李一清的《山杠爷》则通过改革开放的若干年后山杠爷的经典形象穿越了现实与历史文化的通道,从精神命运上寄寓了作家对乡土生命的深度关怀,至今读来依然令人回味不尽。
  记者:南充自古就不乏诗人词客,嘉陵江文存第四辑“诗歌卷”哪些诗作令您印象深刻?
  何希凡:曹雷是改革开放后最早开始诗歌创作的诗坛老将,其组诗《嘉陵江月令》以饱蘸深情的诗笔画出了嘉陵江十二个月丰富多姿的神采气韵,为南充诗人对地域风情的诗意升华提供了较高的文本参照。打工诗人郑小琼已经获得了全国性的盛誉,她的长诗《水湾》既带着童年和少年的乡土体验,又交织着打工在外的审美反观。郑小琼是在用生命拥抱故土,拥抱母亲河嘉陵江,这与我们朝夕相伴于嘉陵江的人们的纯粹熟稔体验大相径庭,因为这是带着审美距离的诗意憧憬,实在值得细细品味与把玩。
  当然,值得说的还有很多,以曹雷、瘦西鸿、袁勇、何承亨、邓太忠、郑小琼、贾非、胡绍珍、何燕子为代表的众多南充诗人,以其卓越超拔的审美灵光把南充的名字写进了中国诗歌的殿堂,营造了群星灿烂的南充诗意天空。我认为,正因为有这么多诗人焕发着特有的审美灵犀,南充的诗意天空才如此彩霞满天,绚丽迷人。
  记者:在读嘉陵江文存第四辑“散文卷”时,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何希凡:不少人总有一个误会,认为写不出小说和诗歌的人都可以写散文,有些人以为只要有生活,只要语言漂亮就可以写好散文。不同行业、不同年龄层次、不同文化水准的人都在写,所有的文学体裁中,散文最难分清业余作者和专业作者的界限。其实,散文的入门可能相对容易一点,但散文是众多文体中最难写好的一种文体。
  在读嘉陵江文存第四辑“散文卷”的时候,真切感到不少优秀的散文作家有清醒的意识,他们没有轻易自我感觉良好,他们苦心经营,真正把散文写作提升到创作的档次,他们在泛化性的散文创作中作艰难的个性化突围,他们能耐住寂寞,他们绝不陶醉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而是以自己的独创性写作光芒辉映南充文坛又超越南充文坛,因此他们的作品走进了国内大刊和名刊,其中不少经典之作就在嘉陵江文存第四辑中。
  记者:40多年来, 南充文学鲜花铺地, 硕果累累,展望未来,南充文学事业的大船正笃定前行,您对南充文学未来的发展有什么样的建议?
  何希凡:作为一个几十年在南充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读者,我也深情地瞩望着南充文坛未来的辉煌。作为评论者,我和作家朋友们都不需要盲目迷信名人大家,但也要敬畏那些值得敬畏的真正高手。我们不能坐井观天,唯我独大,更不能拘囿在南充地域范畴自满自足,我们的心中要装着作家的神圣使命,笔底要翻卷着时代的浪翻潮涌,眼睛要始终盯住中国文学的最高峰,而不要仅仅在南充文坛比高低。
  希望南充作家朋友们胸中有锦绣,笔底灿烟霞,用实力与丰收让世界知道南充文学的高度、力度与强度。本报记者 杨晓江

 
评论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